当古代社会人口超100万后复仇心切的神就出现了


更新时间: 2019-10-08

  “我向他们大施报应,发怒斥责他们。我报复他们的时候,他们就知道我是耶和华。”——以西结书 25:17

  《圣经旧约》中所描绘的上帝可能有时候看起来怒不可遏。在这一方面,他并不孤单;在许多当代信仰里,惩处邪魔的超自然力量都扮演着一个核心角色。

  一项新研究暗示,复杂社会的形成是首先出现的,而对这样的神的信仰帮助人们团结在一个共同的更高层的权力之下。

  古代的社会经常用超自然力量来解释一些自然现象,比如说闪电。但是在过去的数千年中,宗教信仰也利用超自然力量来执行道德标准。比方说埃及的太阳神拉,会依据人们在生前是否遵守了行正义之事的准则来决定他们死后的命运。

  过往的工作暗示宇宙的道德执行观念的兴起和社会的复杂性有关。研究人员猜测,超自然审判的概念不断发展来帮助大型社会中的陌生人之间能够相互协作。有些研究工作,比如对维京时代的斯堪的纳维亚上的南岛民族信仰的分析表明训诫的神是早于复杂社会出现的,而其他的研究,比如一项关于欧亚帝国的研究发现训诫的神是在复杂的社会崛起后才出现的。

  但是来自日本神奈川庆应大学的人类学家Patrick Savage认为这些研究偶尔都会受地理范围的限制和阻碍,因为历史学家缺少在历史某一时间点上社会复杂性的详细信息。在这个新研究中,Savage和他的同事们通过使用Seshat全球历史数据库来寻求克服这些局限性,这个数据库囊括了旧石器时代末到工业革命时期的全球历史信息。

  科学家们分析了在过去1万年中全世界30个地区414个社会里社会复杂性和训诫之神的关系。他们检验了社会复杂性的51个数值,比如说最大定居地的规模以及正规法典的存在,还有超自然的道德执行的4个数值,比如监控和惩罚自私行为的超自然力量的概念。

  研究人员发现,人们对训诫之神的信仰往往是在社会复杂性增加之后出现,普遍是在人口数量超过100万人以后。

  “尤为震惊的是这一现象在百万人口水平出现的一致性,”Savage说,“首先,社会规模起来了,紧接着这些信仰就出现了。”

  总的来说,“我们的研究暗示了宗教信仰在整个世界史中扮演了一个功能性角色,在总体上帮助稳定社会并且促进人与人之间的协作,”Savage说,“在非常小型的社会里,像是非常小的打猎-采集的族群中,人们都互相熟识,而且每个人都在关注着他人的行为是否合规。而大型的社会则更加隐匿,因此你或许不知道应该相信谁。”

  Savage补充道,在那种社会规模里,你能看到对注视并掌控一切的全能超自然的神的信众的上升。

  “我们没有谈论宗教的价值,”Savage说,“也没有谈论它们是好是坏,但是我们谈论的是在整个世界史里,王中王开奖493333!它和社会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无论好与坏,宗教信仰都和何以为人息息相关。”